《美女》杂誌来邀稿?

\"\"

前些日子,打开电子信箱,一位担任编辑的学生来信,说是大陆《美女》杂誌委託邀稿,希望编组一期台湾年度散文精选,所以想邀一篇五千字稿:「随信附上《美女》杂誌约稿函。」

我骇笑着想:「名曰:《美女》,应该是一本时尚相关内容的杂誌,居然来跟我约稿。」我一则以喜、一则以惧。喜的是承蒙不弃,被《美女》杂誌青睐,忝列美女之林,真是太荣幸了;一惧是为这种时尚杂誌供稿好吗?会不会被归类为不务正业?

接着,我打开杂誌约稿函,赫然发现该杂誌创刊于一九九二年九月,主编居然是中国鼎鼎有名的作家贾平凹先生。创刊二十年以来,已刊载龙应台、董桥、李欧梵等逾六十位港澳台及海外名家的精心之作。我吓了一跳,这主编和作家群是够厉害的,且台湾受託的主编是我素所喜欢的年轻散文作家,难道文学已沦落到和时尚挂勾而不以为忤了?我一看截稿日期发现就是那一两日的事!也不暇细思,赶紧展开作业,找了一篇勉强符合美女杂誌风格的文章寄去。学生立即回了信,说稿件已经收到,抱歉因记错截稿日期,让我赶着给稿。

那日下午,光线不错,我坐在窗前,将她先前的信又打开来用力看,赫然发现她写的原来是「随信附上《美文》杂誌约稿函」。「美文」非「美女」,一字之差,谬以千里。我是既欢喜又失落,欢喜原来是一个讲究文字的《美文》杂誌邀稿,失落的是:早该知道自己从来不曾做过美女,都是老花眼惹的祸。

上了六十岁后,问题丛生,不是这个、就是那个,感觉一整个世界都让人眼花撩乱的。

(摘自廖玉蕙散文集《老花眼公主的青春花园》)